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5728|回复: 2
收起左侧

[散文] 《丝瓜架下》 作者:木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20 13: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涟水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丝瓜架下〗

                木头

一个人,一杯小酒,丝瓜架下。

再来一碟能数过来的花生米,一份无关痛痒,或者早已经过了时效的报纸,且看上几行,把报纸搁置在腿上,拿起酒杯抿上一小口,以此反复。

这大概就是,记忆中,盛夏里,爷爷的下午时光。

有点漫不经心,又有点隔世隔尘。

而我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呆呆地看着,些许期待,些许渴盼,期待等到他能不经意抬头,看到我,想到我,再叫上我的小名字,让我走到跟前,一双筷子夹上一粒花生,递到我的嘴里,再问上我几句古诗文。

“室雅何须大”
“花香不在多”

那时的丝瓜架下,还会盘着一只黑灰色的老猫,我儿时最好的玩伴,哥哥姐姐不搭理我的时候,我常和它说话,我自言自语的时候,爷爷总叫奶奶的名字,指着我说:“孙子里面,这个最踏实了”,我不懂踏实,我还小,只知道,老猫会围着爷爷的小酒桌子转,而我又会围着老猫转,直到爷爷更老,我渐渐长大。

我大的时候,出远门了,错把他乡当故乡。

其实我知道,所谓故乡只是相对他乡而言,可仅仅十几年的时间,故乡的人,那些想起来就亲切无比的人,走的走,离的离,爷爷不在了,父亲不在了,隔壁家的婶婶也不在了,他们都走了,剩下了我,保持着一个莫名的躯壳、一张乡人看起来有点熟悉、而更多是陌生的脸,孤独在那里,只知,空空地望着,望着那一架的丝瓜藤寂寞地长啊长。

爷爷说:“种瓜东井上,冉冉自逾垣”。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只跟着摇头念,爷爷欢喜,抚摩着我的头,慈祥着笑,“念得很好,娃要长大了多好啊”。

“读书念字,出门当官,光宗耀祖”。

我不想长大,长大了一点也不好,小叔大了,成天野在外面,祸事闯大,招架不住了就会跑回来,又挨骂,又挨打,我不想学他,跟着老猫,围着爷爷最好。

丝瓜架子下,阳光会挤进来一些,把叶子的影子铺在青砖的苔痕上,老猫不在的时候,我会蹲在那里,把一只蚂蚁从阳光处移到叶子的影子上,影子处凉快,一只一只的移,盛夏的阳光太毒辣,蚂蚁会晒死,没了蚂蚁,谁还能从我的小脚丫往上爬。

奶奶来摘瓜了,细而长的瓜摘下一条,切成小块,放上街市上一早买回来的老油条,沸上一锅,凉了,盛上两碗,一碗递给喝酒看报的爷爷,一碗给了我,捞完碗里的老油条,再吃丝瓜,爷爷看在眼里,筷子划拉上两块老油条,放到我碗里去,不说话,只示意我吃。

我抬头,看着爷爷,阳光弱了,无力更无力的照在他的脸庞上,细碎,淡红,刺痛。

评分

参与人数 1坛币 +8 收起 理由
兰心人 + 8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0 13: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地址http://bbs.0517w.com/forum.php?m ... p;extra=&page=1

一座关于秋天的楼。

在这个季节推荐给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6-5-22 22: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 涟水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4058301号-2 经营性ICP证:苏B2-20160320 )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涟水网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苏公网安备32082602000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