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清涟阁茶馆
收起左侧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获奖短篇小说选:叶弥《香炉山》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8: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镇上的人不是都在说,那个杀人的人,平时脸上总是笑嘻嘻的,杂货店林家的孩子,不是被他抱过?还亲了一下……前两天看到一篇故事,说以前与汪精卫一起做汉奸的褚民谊,就在本市刑场被国民政府枪毙那天,还对记者说他的身体很好,可给医院作解剖用,心脏和骨骼尽数供给医学界研究之用。可见人是具有多面性的。夜深人静,荒郊野外,更要小心提防。

我不由得有些后悔起来。我是个女人,深知女性的弱点,爱吃后悔药就是弱点之一。现在到了山脚下了,来不及后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8: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我又觉得苏有些怪异,他看得见夜里的一切东西:静悄悄藏在沼泽地里的白鹭,竹林里的野鸡,野苋菜下面的青蛙……甚至五六步以外的一株兰花他都看到了。他把他看到的悉数告诉我,因为我不相信,他还朝一根竹子上投去一个石子,结果惊起一只野鸡。关于那棵兰花,我坚决不信。他和我打了一个赌:赌一个拥抱。我的好奇战胜了提防心理,欣然应战。我们一起走下路沿,苏用手电筒光一照,真是一株野生兰花草。于是我们走回路上,苏也没提拥抱的事。他还算识趣。

夜里的这些东西我都看不到,我暗自羡慕他。

你是鬼吗?我心里问了一声。他当然不是鬼,是我今夜特别乱,我患得患失,怕他这个人,也怕他这人是一个鬼。神灯一定也是一个可怖的事物,或是某个不祥的信号,神灯升起时,苏会不会转眼变成一个鬼?

“你,你见过神灯吗?”我战战兢兢地问苏。

“我只见过一次,还是八岁那年,干娘带着我上山来看了。”

“什么样子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8: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回答:“小小的一个火苗,边上一圈光晕。从山下什么地方晃晃悠悠地升起来,快到半山腰时,不见了。当时看到有六盏吧,一模一样的,我觉得有仙女在暗里提着它们,上了山,就把它们吹了。”

苏的故事很有感染力,不管是真是假,反正我听了这个故事后,不再想入非非了。我得承认,这个世界确实有一些使人心旷神怡的东西,哪怕只是想一想它们,也会得到有力的安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8: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香炉山上的观云台,窄窄的上弦月一下子不见了。它不见以后,我更觉得四周的寂静,一丝风也没有。放眼从半山腰望下去,下面就如一条黑漆漆的大河。看久了,双脚恍如腾空,魂若离世。苏坐我边上,坐得很近,我听到他坐下来的时候,惬意地叹了一口气,这不是微妙,简直是明目张胆了。苏在地上扯了一根狗尾草,轻轻地哼起一首歌来,看来他真是很享受这一刻啊。离神灯出现还有二十多分钟,我必须安然度过这段时间。我问苏:“刚才碰到你时,好像唱的也是这首歌。”苏回答我:“正是。一把钥匙配一把锁,哥是钥匙妹是锁……”他还想唱下去,被我打断了,“你去看过燕姐姐了?你干妈说她有一群金腰燕。”

苏在淡薄的夜光里微笑,语气里也弥漫着笑意,“嗨,这个人,各别。”

“各别”就是特别,有个性的人就叫“各别”。这里的人都这么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8: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就是一个各别的女人。人家像她这样的,一定到城里去发展了。她读完师范学院,就回村子里当了小学老师,语文、数学、体育,全教,一是爱孩子,二是舍不得小学校里的那群金腰燕。那金腰燕关她什么事?有一百多只呢,住在小学校后山上的木房子里。她经常带着小孩子们去看燕子,给它们投食。燕子也经常到她上课的教室里去看她……所以,人家叫她燕姐姐。其实她叫齐阿巧。我问她,齐阿巧,你到六十岁的时候,难道还让人叫燕姐姐吗?”

“哟。这是一个好人,你要好好珍惜她,早点结婚,让她安心。”我决不放过任何机会敲打苏。

“正是。”苏说,“你看,我本来有许多机会出去发展的,但她不让我走。我就留了下来。”

我问苏:“为什么不让你走?”这是我第一次对他产生出兴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8: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是怕我变心——女人都这样的。但是我这个人,走也好,不走也好。我在什么地方都会让自己过得舒舒服服的。”

“你为什么会这样?”我忍不住又问。苏好像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在任何地方都过得舒舒服服的。此时他认真地想了一想,竟说了一个让我想笑的理由:

“我会唱情歌!”

这话乍听之下让人发笑,细想一下,确有道理。

二十分钟过去了,我们没见到神灯从山下飘升到半山腰上。我觉得应该再等一下,就建议苏唱一个。苏有些不好意思,走到山崖边,背对着我,脸朝山下,蹲着唱:一把钥匙配一把锁,哥是钥匙妹是锁。河水清清河水长,哥是橹来妹是船。春来满山鸟咕咕,秋来枫叶满山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8: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拖泥带水地唱完了,还是不见神灯。苏开始唱第二首情歌。他唱完后,我站起来向山下走去。苏追上来说:“再等等看。我肚子里的情歌唱不完,唱到天亮都行。”

我没有搭理他。很快走下了山,走到通向会稻路的直路。苏在后面跟着我。这条路我认识,我加快步子,一面走一面对他说:“你回去吧。谢谢你!我要快点走的,我丈夫在家里肯定着急了。”苏在后面说:“不用你谢的,我也要穿过会稻路,苏家庄在会稻路的南边。”

我一直保持着匀速的快步,苏也一直跟在我后面看得见的地方。我气喘吁吁,他悠然自得地唱着歌。会稻路临近了,他停止了唱,小跑着接近我,在我的身后,我几乎感觉到了他的鼻息。

我猛地回过头,严厉地问他:“你想干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8: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到旁边的树叶都一惊一乍。

苏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送你回家。”

我看看这条路。我从没听说过这条路上出过什么事。我放缓了语气说:“不必了。这条路很安全。”我真想对他说,他才是一个不安全的因素。

苏说:“我送你,跟安全无关。”

“那和什么有关?”

苏说:“跟一个男人的面子有关。”

显而易见,不是这个理由。但我想了一想,决定尊重他说出来的这个理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8: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依旧走得有些快,而苏一直落在后面,一会儿,他跑上来,递给我一只又大又沉的稻穗,该有一斤吧。说实话,我有生以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稻穗,它匀称,散发着令人感动的气息。我的感叹还没结束,苏又递过来一支野菊花,黄色的,微微沾上些露水,显得润而沉厚。它枝叶繁多,放在手上成一大捧,每一朵花儿都光泽亮丽。我“啊”地发出一声,我感觉到我的内心就在此时轻松畅快了。哦,许久没有这样的心情了。

我把稻穗和花放在一起,两样不相干的东西在一起竟然如此和谐。

苏喜笑颜开,大声说:“谢天谢地,你终于高兴了。”

这句话感动了我。“谢谢你!”我真诚地说。到现在为止,与苏待了四个小时,这是我对他仅有的一次真诚。

花码头镇上一片灯光,我看得见我住的地方了。我停下来,意欲告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0 18: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说:“其实是我要谢谢你。我去年夏天第一次在蓝湖边上看到你,你穿了一件绿色的裙子,像仙女一样。昨晚,我在这条路上看你埋蝴蝶翅膀,心里想,不愧是一个仙女。人家都说有学问的女人不漂亮,你是一个例外呢……所以就想着和你说说话。我实现了这个愿望,是我的幸运。”苏的言语里透露出一丝不自信,不多,但足够让我知道,他是因为爱,才显出不自信。

苏难道早就暗地里认识了我?

苏忽然调皮地说:“再见,艾我素老师。”

苏说完就走。远远地,我突然看见他在路上快乐地蹦跳着走路,那把扇子在他身边挥舞……天,与他在一起,我也有了夜视的能力了?

苏知道我的姓名,他是认识我的,但我不认识他。他一定知道我许多事,譬如在大学里教书,写诗,写童话,独身,火暴的脾气……住在花码头镇后面的小区里……

那么,这砖头手机,给子虚乌有的丈夫用砖头打电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 涟水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4058301号-2 经营性ICP证:苏B2-20160320 )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涟水网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苏公网安备32082602000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