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8971|回复: 7
收起左侧

[小说] 涟水首部微信小说《涟水,今夜无人入眠》连载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5 17:5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涟水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一节
下班时间,周然打电话给我,说涟洲桥附近新开了家海鲜烧烤,问我去不去尝尝鲜。我说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跟头猪有什么分别。


我那天的火气非常大,总公司提拔胖大海当了营销总监,这厮长得不可貌相,十足的人头猪脑,屁大的本事没有,整天就知道溜须拍马。一想到自己原本光明一片的未来就要被这鸟人的阴影笼罩,我心里就堵得慌。


周然在电话里哼了一声,说,你要是不去我可跟别人去了啊,而且,是个男的哦。我当时一点心情也没有,说随便你,你就算跟别人去开房我也不反对。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就传来一声巨响,震得我一只耳朵嗡嗡作响。


火气还挺大的嘛!神经病!停顿了几秒钟,我暗骂道,也不知道是在骂周然还是自己。虽说是有点过分了,可我就是不想控制自己的情绪。


在空调前吹了会儿冷气,我背上肩包,走出办公大楼。

雨季刚过,七月份的涟水县城,到处烟尘滚滚,阳光毒辣刺眼,扎得人浑身难受。在路边摊上买了份凉粉,我回到车里,边吃边默默地盘算着该去哪里消磨完这令人蛋疼的周末之夜。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想到了郝仁。


郝仁是我的发小,大学学的是土木工程专业,一毕业就进了国企工作,薪资福利都非常的不错,可没过半年,这家伙就把自己给炒了,然后“创业”。

说是“创业”,实际上就是通过一些渠道,搞了个非法的博彩网站,不到一年时间,就套到了七八百万。“东窗事发”前不久,这家网站被神奇的转手移往国外,最后连police uncle们也莫之奈何,只能不了了之。


有时候我就在想,命运这东西吧,还真tm跟神仙妖怪魔鬼一个样,虽然谁都不知道它长什么样,但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小时候那会儿,郝仁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好人,老实、寡言,甚至有点笨拙,常跟在我屁股后头蹦跶,谁能想到二十年后,他能做出这些事来?


我估摸着这个时间,这家伙肯定是在牌桌上,再不然就是睡觉。打牌加睡觉,是郝仁仅有的两项爱好。上大学时候,这厮在外头的棋牌室连续奋战了四十六小时,输光了一整个学期的生活费,突然打电话对我说:“庄飞,借我一百块救济下。”然后,就听到“咚”的一声,接着,他就被送进了医院——据说,是低血糖,饿昏了过去。


到郝仁住的地方,门敞开着,客厅里已经坐了四个人,三男一女,果然在打牌。除了郝仁,我一个都不认识。郝仁看见我,乐呵呵的叫了声傻叉庄大爷,说冰箱里有冷饮,自己拿去,顺便帮哥哥把卧室床头柜里的避孕套拿过来,烧柱香拜拜,哥要干死这群吸血鬼,另外三个人都笑了起来。我说日你祖宗,走到牌桌边上,问:“打多大?”

坐在郝仁对家的小姑娘笑着说,二百五。嚯,这么大。我摸了一下口袋,大概还有两千来块钱,暗忖着应该可以撑几把。郝仁就开始介绍起那三人,小姑娘叫李沁雪,是一个叫什么建筑公司的老总的女儿,两男的,一个是她堂哥,另一个是项目经理。
礼貌性的跟三人打过招呼,我开了一罐雪花,走过去看李沁雪的牌,这小姑娘穿着件无袖短T,露出雪白的双肩,下搭一条棉纺的百褶裙,胸线高挺,柳腰盈盈,修长而光洁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之中,一颤一颤的。我感觉到自己血脉喷张,赶忙喝了口啤酒,把心中的欲火浇灭。


几把之后,郝仁起身让我,自个儿躺沙发上睡觉去了。我刚上桌,李沁雪就拿了把大的,输两倍,三百二,然后手气一直不顺,几把过去,一次也没赢过,口袋里的两千块折腾了个精光。我叫醒郝仁,“拿两千块来”,他嘟囔了一句,直接把钱包砸了过来。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你在哪?”是周然。
“打牌。”我一手抓牌,按在桌上,回答简单干脆明了。
“挺快活的啊。”周然语气冰冷,带着几分讥诮。
我撇了撇嘴,说还行,顺手打出去一张A,周然在电话里继续冷冷的问:“你今晚是不是不回来了?”我说要打通宵,让她不用等我,刚说完,周然一声不响的就把电话切了。

放下手机后,我的手气渐渐好转,到了凌晨两点,几乎再没输过,李沁雪终于站起来说:“不打了不打了,这牌真是出鬼了。”


清点了一下战果,扣掉之前输出去的两千,还净挣五千多,差不多顶上我半个月的工资了。倒了两杯茶,递了一杯给李沁雪,然后我就觉得心情一阵畅快,忍不住念起沙发上那厮的经典名言来:“狗日的生活,突如其来,永远都在逼良为娼,真tmd!”

这厮初中时期就一副文艺青年的范儿,那时,我们俩一起写诗,一起打架,祸害了不少无知少女,用更猥琐点的字句来形容,就是“双手沾满处女的鲜血”。


对此,郝仁一向嗤之以鼻,“你们这些愚昧的人类,哥叫郝仁,也是好人,双手最多也就沾过自己的精ye,处女什么的,谁用谁知道。”
“......”
时间推进到三点,这段区间比较令人头疼。要说睡觉吧,半梦不醒的,回家的话,免不了要吵醒周然,跟着非得吵上一架,惹急了四邻又得出动热心的police uncle们。

想了想,我拍拍沙发上睡得跟头死猪似的郝仁,笑眯眯的说:“好人儿,来,起来了,哥哥带你寻欢作乐去,顺道把帅哥美女们送回。”


郝仁眼睛睁了一下,甩给我一串钥匙:“去去去,哥日夜操劳,需要好好补觉,你帮我把他们三送回去,两位哥哥住海安路,这位美女住汉庭,别整错了。”
“车子都给我了还那么啰嗦”,我没好气的白了这厮一眼,谁知道这厮居然在这时候像挺尸一样挺了起来,对李沁雪说,“李姑娘,跟这厮在一起的时候,你可得小心着点,他跟我不一样,他不是好人,有个外号叫‘淫魔唐僧’,你千万别着了他的道儿。”

李沁雪就咯咯咯的笑个不停,问郝仁有没有剪刀什么的,好用来防身。郝仁说不用,“这厮要是敢不老实,你直接一脚,踢爆他的命根。”


兄弟对兄弟,美女面前一刀毙!这厮的用心,极其的险恶啊!我在背地里暗骂道。
半夜的涟水县城,安静的让人忍不住心生恐惧。经过能仁寺时,我突然想起和周然第一次到这来玩时的场景,“童真入道安邦护国度群迷,菩萨化身辅正摧邪弘圣教”,当时,周然喃喃念着嵌在山门两侧的这幅对联,神态虔诚,之后还特地去了妙通塔的北观音殿祈福,求菩萨保佑庄飞事业腾达,成为一个“能人”。那时候,我心里就在想,菩萨不是早就已经实现了你的愿望么——在床上的时候,我不就是那个“能人”?

这个点,周然一定睡的正香呢吧,一个人,开着灯,紧搂着海绵宝宝的公仔,嘴里面说不定还在哼哼唧唧的。


李沁雪拿出一支烟点上,笑得鬼头鬼脑,问我:“庄哥是不是想老婆了?”我说想得不就是你吗,怎么,没感觉到?要不等会儿把两位哥哥送回去,你就跟我走呗?她娇笑着说我可遭不住嫂子的耳光呢,我也笑了,心里就在邪恶的想,只要遭得住哥的蹂躏就行了。

郝仁曾不止一次的批判我:上至八十老妪,下到三岁女童,只要看得上眼的,都不放过。然后掰扯着手指,从我的少年一路数来,什么体重两百二十斤的馒头铺老板娘、长得又黑又丑的大学体育老师,爱吃大蒜、一脸青春痘的酒店服务员等等。每当这时,我就会驳斥他不懂欣赏女人,老板娘那叫珠圆玉润,简直就是杨贵妃再世,体育老师的海拔高得令很多男人都为之景仰,征服她不是特有成就感?爱吃大蒜那姑娘绝对是魔鬼身材,胸围36F,走个平路都能扑倒,脸没着地胸先到。然后郝仁就没话说了,只好嘟囔道:“贱人,你倒是真不挑食。”


送走两位哥哥,就剩下我和李沁雪两人,我故意把车子开得很慢,时不时的偷瞄她。注意到我的眼神,她的脸慢慢的红了。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李沁雪有点生气:“笑啥子!”我直奔主题,问她是不是处女。她狠狠瞪了我一眼,说真后悔没从郝仁那里拿把剪刀过来,“一刀把你割了!”根据我的经验,一个女孩子如果愿意跟你讨论这么有技术性的东西,就表示她并不反感你的勾引,而且,据说深夜,是女性防御力最薄弱的时候。


我借口后视镜视线不好,把车停下,挨着李沁雪的身子去调整镜子角度,她微微颤了颤,但没有躲开,我顺手揽住她的细腰。
这下,李沁雪终于抗议道:“你好坏,你再这样我就下车了。”
我脸色一沉,正要把手抽回来,就听到她嘴里面又小声嘀咕了起来:“谁叫你赢老子的钱。”

我听到这句话后心里狂喜,一把将她搂住,跟着嘴也贴了上去。

 楼主| 发表于 2014-8-5 17:5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


多年后的雨夜
庭前的绿萝又败了一地
流星拖走青春的影迹
红墙以北的故里
谁满手血腥,刻着新的墓铭
谁在佛前忏语
谁在梦中哭泣
谁还在人海苦苦寻觅
都说了此生,唯有你,无可代替
              ——庄飞《无可代替》


  涟水县城,乃至于整个淮安,在我的眼里,本身并不是个很有诗意的地方,却一直盛产着更为深刻的寂寞。前些年,迫于生计,我走过不少城市。比如“神都”洛阳,繁华秾丽,深沉厚重;比如“春城”昆明,芬芳馥郁,秀外慧中;再比如“泉城”济南,清浊于外,朴素内敛。但感觉上,它们都与前者不同。也可能是这里的生活平淡且缺乏细节,以致于常常使我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与虚构和幻想相背离。
  小时候,我住在岔庙镇,距离香火鼎盛的徐祠堂,只有七八公里路。那个时候,鸡还是家禽,秃头就只会念经。每天清早,父亲都会嘎吱嘎吱的登着老爷自行车,送我去上学。每次从祠堂前经过的时候,他都会虔诚的望一眼那闪烁着金光的牌匾,一瞬间精神十足。
  不经意间,父母一点点老去,我也渐渐长大,变得放荡、冷漠,甚至无情。但不知道为什么,至今我还记得,上学的第一课,老师教的是——做个好人。
  送李沁雪回汉庭后,我全身酸乏,内裤上湿了一片,显然是刚才没清理干净,索性也就不管,把车开到大润发的停车场,放平座椅,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做了个很长的梦,醒来后,腰酸背痛,一看手上的江诗丹顿,才十点,正想着再眯一会儿,有个家伙走过来,敲了敲车窗,问我有没有备胎。我下车打开尾箱,说自己整吧,然后等他把东西搬下,我留了郝仁的电话,扬长而去。
  同样开的X6,我倒并不担心遇到骗子,更何况郝仁这厮一向把仁义道德挂在嘴边,拿个备胎充大爷,小Case而已。说起Case这个词,我就想到了公司的一堆破事,忍不住气火攻心。这几年,公司里大大小小的Case我拿下近百起,直接贡献了上亿销售额,就是纯利润都有两三千万,谁想到,到头来居然让屁本事没有的胖大海给骑到了头上去。
  “狗日的生活,突如其来,永远都在逼良为娼,真tmd!”
  七月的阳光格外刺人,有句话说,习惯在黑夜中行走的人,总是本能的逃避着阳光。我想,不知从何时起,我也成了茫茫人海中的夜行者之一,而在几年前,那个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年轻人,早已尸骨无存。
  “想念变成一条线,在时间里面漫延,长得可以把世界切成了两个面,他在春天那一边,你的秋天刚落叶,刚落叶,如果从此不见面,让你凭记忆想念,本来这段爱情可以记得很完美,他的样子已改变,有新伴侣的气味,的气味,那一瞬间,你终于发现,那曾深爱过的人,早在告别的那一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
  CD里传来蔡健雅极具磁性的声音,突然想起周然,心,有点疼。这几年来,我一直在外东奔西走,亏欠了她很多,看看自己身上的阿玛尼、Nudie,江诗丹顿,哪一件不是她给添置的?可我,从来都不懂得体贴她。想起昨天的事,心里一阵内疚。
  路过市区,特地到雅诗兰黛的专柜买了套一千八的护肤品,周然常说,脸上皱纹肆虐,怎么打理都不见效。其实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用着廉价的化妆品不说,一年到头都难得做次Spa,怎么可能阻挡得了岁月的摧残?
  回到家,正好是吃饭的时间,桌上的饭菜还热着,周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神情专注,像是没看见我一样。默默的把雅诗兰黛放下,随便扒了两口饭,我就到卫生间放水冲凉,出来的时候,看见她背对着躺在床上,我在后面抱了她一下,她没有任何反应。心底无奈的叹了口,倦意袭来,很快,我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朦胧中听到周然在旁边接电话:“我老公回来了,说话不方便,你改天再打过来吧。”我一下子睁开眼睛,笑眯眯的问:“有情人了?”周然老实的点点头,也不说话。我说行啊周然,长出息了嘛,那厮是做什么的啊。周然笑了笑,说是企业家。
  我坐起来,拍拍周然的脑袋,说:“不错不错,什么时候钱到手了记得分我一半。”周然面孔一板,说我不是开玩笑的。我说了解了解,咱们的目标就是一夜发家致富,从此逍遥人生嘛。周然说信不信随你,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把他带来给你看看,我笑了笑,说他要是真敢来,我不介意亲自动手,丰衣足食。
  周然和我是大学同学,95经贸系有名的系花,那时候,学校里面龙蛇混杂,常有外来的小混混寻衅滋事,有一次,周然和她男朋友在林子里亲热,被几个小混混逮了个现行,据说她男朋友那厮外裤没穿就跑了,正当周然闭上眼睛准备受辱时,我和红塔山正巧路过,一番力斗之后,终于保住她的名节。
  我相信每个男人见到当时的周然,都会抑制不住荷尔蒙分泌,导致某部位昂然雄起。当时,她只披着一件衬衣,内裤已经褪下来一半,到了膝盖位置。红塔山这厮后来推测,说周然和她男朋友一定擅长后进式,学名叫做“老汉推车”。红塔山这厮原名林塔山,是个不折不扣的“淫雄人物”,大学时就睡在我上铺,整天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嚎啕不休。要是周然后来没有成为我的老婆,我想我一定很愿意去回忆这段往事。
  倒不是刻意贬低周然的品性,老实说,这样的年代,在大学里交过几个男朋友,有几次婚前性行为,那都不能算是什么人生污点。事实也证明,周然从此以后一直是个贤妻,体贴温柔,对我忠贞不二,但只要一想起那天的事,我的心里就犯堵。
  有时候我常常想,这几年我在外面的胡天黑地的乱来,会不会是出于潜意识的报复?可仔细一琢磨,又觉得也没什么可以报复的。
  “明知头上戴了绿帽,还要时不时的拿下来观瞻膜拜一下”,这是什么心理?归根到底,世上什么东西都是一样,过分深入了也就没劲了。真是挺没劲的。
  不过,周然在这件事上表现得特没出息,反复的跟我强调,说那次是她的第一次,还隐晦的暗示并没有完全进去。当你表达了你的宽容,但对方却还一再的诡辩,妄图篡改既定的真相,那还真是有够气人的!于是我不止一次的搬出伟大的人民法案实例,对她进行严厉驳斥:“知道奸淫幼女是什么标准吗?触摸!只要碰着了就算!第一次也好,第一百次也好,有什么分别吗?围点打援,还是攻城略地,一样都是真枪实弹!”
  对周然自称有情人这件事,我只是一笑而过。女人嘛,也就那么点小肚鸡肠,总喜欢用些不切实际的方法来引人注目,这时候,你就得跟她死杠到底,直到她收声敛息,主动认错为止,要不然,指不定这个家明天就换成谁做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6 09: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水平,不亚于凤凰网上的情色小说关注中。

点评

第三节更新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7 09: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6 12: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楼主!

点评

继续码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7 09: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09: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安运运输 发表于 2014-8-6 09:38
这水平,不亚于凤凰网上的情色小说关注中。

第三节更新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09: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码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7 15: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小说,很新鲜哈。
很新潮也很引(男)人入胜,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7 16: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哪位大神给俺科普一下,什么叫微信小说啊?

对了,推荐楼主一部小说,慕容雪村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
对楼主这部小说的构思绝对有帮助
不用谢,请叫我雷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 涟水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4058301号-2 经营性ICP证:苏B2-20160320 )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涟水网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苏公网安备32082602000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