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44026|回复: 30
收起左侧

[小说] 过去的青春——更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5 09: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涟水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水清云蓝 于 2014-8-6 10:19 编辑

引子
那时,三哥读书就是认真,初二升初三就如现在初三升高中一样十分费神的,然而那韩高学校仅有的一个初二班级,仅有的几个人考取初三的人中,他竟笑嘻嘻地考上了,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总是感觉他,才是正宗的,他的正宗主要表现在四方长脸,高条的身体,浓密的乌眉,优异的成绩上面。那时我才小学四年级,对大哥哥们能从地方农村考取进乡镇中学,那是多么崇拜的一件事啊。当我笑呵呵地望着他时,头脑里竟然浮现出了他们班一个叫大公鸡的大美女,那真是美,白嫩的皮肤,过人的气质,加之细挑的身材,我想这样的美女配我哥是没什么话的,在他的两三句话语中提到这位女同学也考上的时候,我就这么认定了。后来这只大公鸡美女考上了,成了国家计划人员的时候,我就感觉我哥应该没戏了,每当他谈什么恋爱时,我都会用这种思维先入为主地揣摩,然后便用悲哀的眼光看着他,仿佛我哥真如我想象的那样受到了心灵的重创,直到现在这种奇怪的想法仍然没有改变。


一、韩高小学

韩高小学,那是一个令人魂牵梦萦地方,四周的土圩上长满了各式的树木,树木的下面又长生着绿野遍绿的嫩草红花,茂密中往往会有着曲径悬绕,这些都是课余时学生玩耍的地方,如果是现在,那里绝对是学生恋爱的场所,但在那时,就不可能觅到这样的情况,偶尔遇到,就是爆炸了的新闻,将迅速传遍整个学校,整个村庄,然后在人们头脑中久久地回味着。我的叔伯哥哥就曾有过这样的待遇,他与一位同班的女子幽会与此,结果被学生发现,被疯传,被爆操,他们的故事也就产生了,有了一点传奇的味道,后来没有办法,就成了家庭。就是到现在也会被人时常提起,当着说笑的资趣。
那个地方还有着另一样传奇,就是蛇窝。蛇生长的地方应该是绝好的地方,这从风水学上也是大有讲究的,被称为龙穴。然而小小的韩高小学就是座落于这一丰水宝地之上。它自公元一九零三年建起,直到上些年才被政府停办,是涟水唯一一所能与涟中媲美的精至优美的学校,其时间之长,弟子之广,实属稀罕。这点上,人们不得不想起是不是被古代,乃或现在都十分重视的风水问题所至,如此,就不得不想起蛇的事了。那是小时上课的时候,静悄悄的课堂,忽然炸了起来。只见一个学生疯了似地高跳大喊起来“蛇”,于是就唿地一下,接着就是一遍哗啦哗啦的声音与刺耳的尖叫声。这种忽然从屋顶上掉下一条蛇来,扎至某生,或某学生突然看到一条蛇昂着头在自己的凳子旁愣愣地看着他时,这样的情形应该怎样去想象呢?然而就在我小时候的班级发生了,这条蛇的命运当然被愤怒了的学生撕成了几节,惊动了好几个班级,大家肥肥地看了一场热闹。韩高小学的蛇,从大人们口中讲出更是恐怖。据说那时私塾的时候,学生们一边上课,一边还会看到大蛇在墙里闪烁的身影。
我问:蛇有多大呢?
大人说:应该有碗口粗吧。
我问:那蛇会不会将头伸出来呢?大人说:不知道,或许会吧!“
我问:”如果伸出来,学生不怕吗?“
大人说:”学生怎么能怕呢?那叫龙,是保护学生上课的。只有那些能中举的学生,龙才会伸出头来关怀一下。一般人是见不到的。“
我噢了一声,什么时候我也能见到蛇头伸了来呢?但如果真地想到它斗大的眼睛与巨型嘴时,心里还是不希望看到。
那里的蛇之多,我是亲眼所见的。现代之前的学校都是用乌黑小瓦造成,那年学校将不能适应时事需要的这种办公室终于拆了,你猜大家见到到了什么——蛇,有很多很多蛇,办公室的地下,还起出了几坛蛇,那里面都是,屋顶上也是,拆的人小心翼翼,生怕被咬着,我们学生都围地下面看,现在想来还真地想不通,为什么有那么多蛇,难道真地是风水宝地。

     
发表于 2014-8-5 12: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意思。

点评

选这个。版主OK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5 14: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5 14: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选这个。版主O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5 15: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大队支书
……
想起这个地方,就会想起小学三年级时老师教我们唱的一首歌,这首歌主要是歌颂大队长王国华的。那时候是个大集体,经常要进行歌唱大比赛,有时到乡里,有时在村里,总之在小学留下的印象就是唱歌革命歌曲,而给我最深的就是本班的美女指挥王花,她不单长得漂亮,而且成绩优秀,不单善唱,而且长于管理,每位同学的脑袋在她的小棍子下都会变得非常温顺,歌唱的声音也十分嘹亮,所以老是得奖,这样的同学到了五年级却辍学了,以至于后来我追起和她相貌大同小异的另一位同学。谁想在这革命歌曲里竟然来了一段关于大队支书王国华的赞美诗。其人高头大马,浓眉大眼,四方长脸,可谓是标准的美男子。那时我只三年级,能知道什么,所以也跟着歌颂起来。说起王国华也是有传奇的,其之所以在我脑袋里有很深的印象就是他的一些事总是到现在都非常清晰,摧人奋进。
那是个炎热的夏天,我们吃过中饭就夹起小书包上学了,在学校前方的一块甚大的农田里,只见一个汉子正在水田里耙地,那银波的水面,荡漾着一条水牛与充满精力男子的身影。那是一块足要有二百亩的水稻田,烈阳如火,万里碧云,那牛与人高亢的斗争精神,现在想来与愚公移山何其相似,当时我想这是什么人呢?于是靠了过去,远远地才认出原来是大队头子。虽说那时判断标准不甚强烈,但这一场景就是到现在仍记忆尤深。能够身先士卒的头子,我很少看到,现在可能更不用谈了。
本村在他的带领下,蒸蒸日上,车水马龙般的新异与变化给全村人喜气洋洋的感觉。这不,大路上来了一队彩旗,后面成群结队,都是看热闹的,村子上的老少争着向路边跑,人们满嘴地喜气。
“快去看,大队买了两辆大拖拉机。”我也夹在其中,终于看到了大拖拉机在我们庄的那个路头停下了。上面坐着大队长,笑容满面,周围都是好奇的人们,那大拖拉机是红色的,后面两个巨大的轮子高高地将司机挺在上面,机头上面挂着大红花,有的小不溜东西,竟然也要爬上去试,结果被大队长毫不留情地吼了下来,憋着红红的脸站到了路旁。尤其是那些骚妇,自认为美得不得了,非要往前挤,高着嗓门大声嘻笑,生怕大队长看不见似的,搞得自家的老公与大队长异常紧张。我也瞧不上眼,特别是那个薛莲,人确实地有些颜色,可那脸非要涂上很多白粉,衣服的第一扭扣老是扣不起来,露出嫩白的肤来,那些不三不四的青年时时提起,于是我也会时常注意那个地方。现在又在那骚了。
“大队长哥哥,你看我能到大车上坐坐么?”嗡很多人笑了起来,小伙子更肯挤,她的老公骨瘦如柴,早被挤出人围了,看不到他一丝的脸色。说笑的人从来也不把他当回事,一是因为他个头短小,力不搏鸡,二是因为他节巴,半天说不上一句话,虽然气得带劲,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就是在家也时常被老婆不是骂就是打,所以忍气吞声早已成了习惯。
那年韩高村的人们非常自豪,非常骄傲,闲前饭后,总是提到大队长,总是说着那两辆大拖拉机。这可不是玩的,全县的其它的大队不要说两辆,就是一辆车的毛也没有见到。多少年过后也不见到哪个大队能如此这般地买上两辆。
妇女们终于冲了上去,急得大队长脸色通红:“下来,下来,你们上去干嘛,快薛主任叫他们下来。薛主任得令,用他那肌肉分明的手臂拉扯着妇女们的上衣、裤子,妇女们深藏不露的肤色也展露了出来,周围的那些充满泥土气息的男人们的眼到处捕捉着这样的场景,表情也跟着有千种的变化,有好几个老公受不了了,便大骂起女人的贱来,然后就延伸到娘家的贱。有的对骂着,有的嘻笑着,最得意的还是那个薛莲,她的男人从来不管,更不用有什么骂声了。她终于坐上了大队长刚才坐的位置,仿佛这一刻她也成了大队长,退一步说成了大队长的女人也是不错的选择。那上来的妇女们叽叽喳喳,到处乱摸。呜,呜……车子忽然吼了起来。
“不好,车子要动了。“下面的人大惊失色,快跑,嗡,周围的人们象一阵风似的惊叫起来,小孩尖锐的哭声立即响了起来。车子上的妇女们吓得满脸变色,呆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不要乱动,不要乱动。一个妇女忽然发现问题所在。原来上车的还有一个傻姑,她不单傻,整天会笑外,那就是每日里这家到那家,无所事事,今日不知怎地她竟钻上了车。那傻姑嘻嘻地笑,浑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感觉到处有无数自己没见到的小玩艺,好奇心起就这边摸,那边址,其中尤其是那个很硬的棒,握在手上十分可手。她正在迈力地拆着棒,忽然后面一巴掌打得她跳了起来。猛回头,只见有无数的眼睛盯住她,从她们的嘴里也不知叫些什么?她嘟咙着,觉得这些人非常地讨厌,因为她们平时,拿她说耍外,就是乘其不备,打她一下。她觉得手里如果有这根小棒,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还击,于是回过头,不再理会,又使劲地扯那要小棒。
“不好,车子动了。快让开啊。”人们从惊魂未定中发现车子动了。大队长急得疯也似的,不再犹豫地冲上了车,将薛莲从坐位上挤到了半边,虽说她的一只脚被大队长踩得钻心地痛,可回想起自己的肌肤终于与这样一个威风的人的肌肤充分地接触着,那涂满了厚厚白粉的脸,也应该现出一点红色的晕来。她竟然没有叫出声来,只是将屁股紧紧地贴在大队长的座位上。拖拉机终于冲进了泥沟,傻姑也傻傻地不再拆她想要的小棒,原来早被几个妇女将她的两臂牵牵地按住。
“下去,统统死下去。”大队长脸色铁青,太阳穴的两根筋明显地暴了出来,两只眼睛越发地大了。薛莲虽说还想沾着一些时刻,但见到那可怕的眼睛,本能地从车上狼狈般地逃了下来。耳边早响起了各式的骂声。
拖拉机终于又在一大片骂声与一片号子声中拉上了路的中央。人们又意气风发起来。
大队长站在车子上,“各位同志们,我们村明年要通上电,要让家家屋子里充满电光。”人们听到这电的声音,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要知道那是一九八四年,也就是说整个苏北农村少有通电的,在我们乡,除了乡政府,及街上有电,没听说什么大队能通电的。人们又是一阵喝彩的声音,他们看着站在车上如铁塔股的大队长,从他坚定的眼神里早已知道,只要跟着大队长干,明年通电肯定没问题,大队长这样说的,自然就是对的。然而遗憾的是就是这年,大队长竟然换人了,听说是被人暗中捣鬼搞下去的。人们十分惋惜,十分沮丧,那引进各式通电的设备、器材统统地搁浅,高耸在农田中的变压器,几年过后,竟然被乡里拆走了,只到周围所有的村庄都通上了电,我们村才又不得不开始联系通电的问题。
在所有的革命歌曲中,虽然歌词十分高远,不泛伟大,但至今关于歌颂大队长的这首歌却异常明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5 16: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写出了艰苦岁月里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向往,写出了人与人之间那种难得的纯净朴质的感情,写出了令人神往的大集体时的那份劳动的快乐......赞一个!
佳作一篇,楼主加油

点评

感谢高评,实有很多不当之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6 09: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6 09: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清云蓝 于 2014-8-6 10:20 编辑
大生哥 发表于 2014-8-5 16:37
写得真好,写出了艰苦岁月里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向往,写出了人与人之间那种难得的纯净朴质的感情,写出了 ...

感谢高评,实有很多不当之处。实在手痒,胡乱写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6 12: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痴情的女人

自大队长一行向各小队宣传了拖拉机后,人们满面红光,小伙子们就如吃了春约,个个劲头十足,那些大年级的学生纷纷要求退学,回到热血沸腾的农田中去劳动。很多家长也不理解为什么要读书,不读书自己不是也生活得很好吗,除了识几个字,难道能当饭吃,所以有的家长一听小孩要退学,十分高兴。不过也有因为生活极困的,家里几乎揭不开锅的,没有办法退学的。有的家庭几个孩子齐刷刷地回家了,父子们兴奋地出现在田头,那种干劲,那种精神就如初升的太阳。
校教导主任张主任匆匆地走到校长办公的桌前。校长急切地问,是不是今天又有退的?
“校长,这个名单,比昨天还多,足足二十人。“薛校长站了起来,学校近几天主动要求退学的近六十人,而且都集中在大年级,有的班级几乎一空,如此下去怎么得了。“你们工作怎么做的?招开全体老师开会,现在,就现在。”校长怒吼着——这帮东西,好坏不分,没有文化种地也种不好。
“各小组请注意,各小组请注意,现在传达紧急通知,现在传达紧急通知,明天上午七点整,请全体成员至大队开群众大会,明天上午七点整请全体成员至大队开会,所有在校学生,所有在校学生也一并参加。特此通知    韩高村人民委员会”
“下面再播一遍……”
薛莲自从和大队长王国华挨了一会皮肤后,那从皮肤传递过来的热量和男人的气息始终不能挥去,这几日的头脑里总是时时隐现出大队长的英俊的面容,鸡仔也时常忘记喂了,小花狗也急得团团转。
“你老死在脚跟蹭什么,你是大队长啊!”她朝摇着尾巴的小花狗很很地瞟了一眼,又用脚踢了一下,小狗一边汪一边跑开将几只正在找食的鸡惊得跳了起来。
“你拿小狗撒什么气?”老公吃吃地说。
“我就撒气了你怎么着,怎么着?”她立即大声地说,老公连忙将目光移到了他方,再也不作声了。
看见眼前的他就来气,说来自己也是不丑的,怎么就嫁了个这样的一个痤子呢!
原来这个薛莲自小娇生惯养,家境很是不错,是个富农,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当她出嫁的那些年,父亲就成了被批斗的对象,说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剥削而来的,充公了,就穷下去了,这还不要紧,更可怕的是不知怎地临旁也不来患门了,大家总是远远地躲着他们。大哥硬是没找到老婆,二哥三十多了才有人给他提一个,那还是二百五,轮到自己命运也是不济,直到二十九才有人给她说媒,就是当下这个,当时人家还不太愿意。她的老公性嵇,标准的赤农,家里穷得叮铛响,大字不识一个,要人没人要劲没劲,家里的农活基本都是她一个人操劳着。就两口子,几年来也没有小孩。薛莲算是有点活明白了,这样的日子就是不带劲。当她看到大队长的时候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那活力,那心情,那感觉就如山中的溪流,说不出的婉转悠闲,特别是上日的拖拉机事件,更是掀起心里深处的热情,那份情意如悦疆的野马,咆哮奔腾,使她的心颤抖起来。当时她被人们大声骂着,她越发地觉得这种骂声是多么地甜蜜,多么地舒畅。
自从她听到大队大喇叭喊明天开会,就兴奋得梦幻了一夜,那大队长的身影几乎没有间断地在似梦非梦中出现着,那梦境的温柔,直到鸡叫头遍才使她沉沉地睡去。本来打算早点去的,没想到一觉醒来已经近七点了。她大吃一惊,呼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老公嵇康立即被吓得圆睁着眼,上下打量着她,只见她冲下床去,胡乱地穿着衣服,他看了又看,发觉老婆仿佛有什么急事。
“喂,你急什么,那件衣服穿反了。……你的那条新裤子在那个大箱子里。”
——对呀,我急什么?薛莲忽然动作停了下来,难道心里真地是那样想的?她有些痛苦,觉得自己的这些举动,似乎要给这个脆弱的家庭带来不敢想象的后果。——我急什么?我急什么?她竟然又将自己的那条拿在手上的新裤子又重新扔进了箱子,啪地一声关起了盖子。慢慢地将自己昨天的衣服套进了自己的四肢当中。
“噢,想起来了,七点开会。怎么不早说呀,要迟到了。”嵇康此时才知道还有一场大会要参加,便慢腾腾地坐了起来。
“咕咕咕,咕咕咕……”薛莲在外面已经拿着食盆喂鸡子了,那条小花狗又亲昵地在她两腿之间磨蹭着。

大队的群众大会那对一般农民来说不单是开会,而是一场别开生面的会面,人们走在回家或去的路上,可以开心地说笑,开心地数说着各种秘密,那些会说笑的人往往成了群众中的向心力,虽然在劳动的时候有的男子连女人的力气都没有,不屑一顾,但说笑的魅力就会使很多妇女们团在他们的周围,于是就嘻里哈拉地笑个不停,有说故事的,有说笑话的,打情骂俏的五花八门。人们最喜欢上河工了,那样的场景,那密集的人头,说笑的声音此起彼伏,虽说那是重活,可没有人觉得累,那些劲头十足的汉子们更加显示出男人强大的体力,小车上的土就如小山一般,冲向几乎成七十五度的陡坡,人与人之间总会出现竞争,比赛上坡那是常有的事,所以喝彩之声连连,人们也在这些比赛之中确定着人的地位与价值。奇迹总是人创造的,当人们站在自己修好的河工的高地上欣赏自己创造出的成果,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人的力量也能达到这样的程度。
说笑声终于被打断了。会场上的主席台坐着几位干部。中央是大队长王国华,东边的是主任薛大喜,西边的是韩高学校校长薛文通。主持人是村委会副主任王克京。
“各位父老乡亲,上午好!”王克京讲话了。校长薛文通紧锁着眉,面无表情地望着坐在下面的群众,他对有些家庭为什么要孩子退学去劳动十分气愤,更是不理解,用他的话说,这是对下一代的犯罪,是对伟大祖国的不负责任。所以他夜里就想好,必须用教训的口吻来教育教育这些愚昧的群众,必须让他们认识到科技文化的重要性,必须将孩子们交到学校来上课。他看到下面一些人还咧着嘴笑,就更加地生气,仿佛这些笑就是冲他来的,他端端身,眼镜中逼出的光更加地盛了。
“下面我们请薛校长为我们讲话,大家欢迎。”一片掌声过后。薛校长清了清嗓子:“
同志们,父老乡亲们,大家好。
就现在教育现状我分三点来谈……“
人们对薛校长要讲什么话还是陌生的,不料到却是讲什么教育问题,静寂的会场,又叽叽喳喳起来。
“喂,那几位家长能不能不讲话呢,……教育对国家、家庭乃至个人都是十分重要的,其意义非常之深远。国家的富强离不开科技,人民要想过上富裕的生活离不开文化,伟大的马克思说过: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马克思是哪一位,是不是姓马呀?”几个妇女小声地说。薛莲正好在那几个妇女的后面,听到这话,几乎就想笑,从鼻子里吼着:“马克思是外国人名。”那几个妇女立即将头调了过去,她们都听到从鼻子里喷出的声音,立即无明之火就上来了“哎,我们就不知道姓马地是外国的,可我们不知道外国的鸡下不下蛋啊?”说完都泯嘴笑了。
“你妈才下蛋呢。”薛莲立即暴怒,这可是她的短处。回骂的声音明显高了许多,周围的人立即头调了过去。会场一时大乱,人们纷纷站起来,远处的人更不知这发生了什么事,都向这边涌来。有的人渐渐从互骂中知晓:原来对于马克思是不是姓马的问题的认识,导致口角的,很快马克思是姓马的事实就被广大人们接受了,就是外国人也要有个姓吧。那被打断讲话薛校长更加气愤。简直感到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大队长站起来了,将校长的话筒抓了过来,高声怒吼:“统统坐下来,那边怎么回事,薛莲、王成明、张艺苑,坐下”他直接叫着名字,很多人才慢慢地坐下,人们终于又安静了。
“有的人不认真听,你指望你的子子孙孙都象你一样呀,住破草屋,吃稀饭呀,校长要求各家注重文化,就是希望大家每天吃上一顿米饭,一样象样的热菜。要想做到这些,只有读书……”奇怪地是大队长讲话,下面的人一个个都竖起耳朵听,生怕少听一句似的。这时候人们才明白,要想吃到大米饭,就要读书,怪不得自己家里总是喝稀粥,原来问题出在这里。薛校长此时简直气坏了,伟大的教育怎么能用每天吃上顿小米饭来形容呢。这个观点必须改正,他想将话筒拿回,可是大队长正在怒容满面地训话,他听了一会,实在听不下去,站了起来,伸出手到了大队长面前,王国华正在教训着群众,不想看见了薛校长的手伸了过来。
“下面,我们继续欢迎薛校长谈谈教育事业。”就把话筒给他了。
薛校长站立着:“我们的孩子就是祖国未来的希望,就是我们明天的希望。只有有了文化,才能更好地为社会作出贡献,为社会创造出巨大的财富,才能使我们的子孙永远过上好日子。文化是什么?文化就是马克思,不毛主席说的,是人类向前发展的不息的动力。就是四个现代化。”他挥舞拳头,每一个表情都显得那样严肃而庄重,人们虽不太理解什么叫生产力,什么四个现代化,但从他前倾与挥舞的臂膊,就能断定这是一个严肃的主题,是要认真听取的。人们分析着,有的人似乎也听出了一些什么道道,感觉读书或许真地有用吧。
薛莲时不时地注视着大队长一眼,她觉得望上一眼就会有点畅快,这个微小而细的动作,没有一丝逃出嵇康的眼中,他有些恼怒了,现在对他造成最大的威胁不应该是本组的那个小分头赵林,而是这个大队长了。他觉得这样的对手实在太强大,自己连一丝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而那个赵林虽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家也穷得裤子提不起来,他老母又长年老不死在床上,我家的莲子定然不会再看上他的。但这个大队长就难说了,你看他一本正经的,真是问题。嵇康心思重重地思考着。

点评

四、游村 嵇康的心里老是回想着薛莲那充满深情的眼睛和大队长四方如铁的肌肉,这两样东西对于他简直非常稀有。心 里的嫉妒与恨交错着盘搅在自己的脑海里,几日来有与日俱僧的势头。他来到本组的大水库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4-5 11: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6 15: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趣味!

点评

先生的高评是我前进的基础。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6 15: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6 15: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的高评是我前进的基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6 15: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意思。

点评

现在正在往下创。呵呵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6 17:3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 涟水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4058301号-2 经营性ICP证:苏B2-20160320 )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涟水网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苏公网安备32082602000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