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4787|回复: 5
收起左侧

[出版物] 吴强的解放战争小说《红日》修订本序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24 22: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涟水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古楚一农 于 2011-9-2 00:03 编辑 - E/ L0 n6 T4 A
) a8 N1 F$ o5 R" C" i; u4 P' T, |
200711244740896.jpg
* q" F% m5 b! J红日
# a% [. {* U( d1 o' v) a7 n0 g4 w8 X作者:吴强.- O  |3 ~$ t$ a/ n5 p
修订本序言8 f2 X* I0 K+ [+ f7 K. o5 {
6 \) s% W( W$ q; i
--------------------------------------------------------------------------------
. U2 [% {' F1 Z) F' d6 i' e  C# @; ]7 N
    孟良崮战役胜利结束的第二天上午(一九四七年五月十七日),在我们住村口头,我看到从山上抬来的张灵甫的尸体,躺在一块门板上。当时,我有这样的想法:从去年秋末冬初,张灵甫的七十四师进攻涟水城,我军在经过苦战以后,撤出了阵地,北上山东,经过二月莱芜大捷,到七十四师的被消灭和张灵甫死于孟良崮,正好是一个情节和人物都很贯串的故事。后来,我有过把这个故事编织起来写成文章的想头。差不多日里、夜里、风里、雨里,都要行军打仗,就是战后休整,也很少空闲,实际上,我们的工作,不打仗的时候,常常比打仗的时候还要忙,哪里还有工夫和心情写什么文章。大概是两个月以后,在夜渡朐河的时候,连写好的几十页笔记,和收集来的一点资料如几张七十四师的《士兵报》也丢掉了。 & r* \- j$ r# k' K& O9 d
* E9 j* B- a4 X2 `6 i: k
  不知是什么缘故,笔下写不成,心里却老是想写,有时候,竟打起腹稿来,仿佛着了迷似的。
/ @5 \% j8 G* R4 i( p4 b2 a) ^* H

  e# L  T7 |) Y5 K! g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里,部队住在厦门岛上,战事基本结束了。可能是看到了大海的波澜,我便理起了已往的断断续续的思绪,打算真的动起笔来。可是,种种顾虑,挡住我的去路。到三年以后的春天,才硬着头皮写好了故事梗概和人物详表。由于缺乏那么一股干劲,使得我在创作道路上步子走得很慢,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里,我不但从脚步慢到停脚不前,而且下决心不干这件自不量力的重活了。在别人,可能早就写了出来,而我呢,直到又一个三年以后的春天,才以一种试试看的态度开步走。虽说酝酿、思考的时间比较长,又有那么现成的很富有文学意味和戏剧性的故事骨胳,作为进一步进行艺术结构的依托,自己又是在这个战斗历程里生活过来的,心里自也有了一点数,自认还不是轻率从事;但把那么一个战斗故事写成长篇小说,总还觉得是在干着一件冒险的事情。 4 ~$ L9 T8 e, D+ z& Z' y9 q$ d+ J

- g; H4 A0 v' a/ R+ T' T; a  我曾经多次反复地考虑过,并且具体地设想过:不管战争史实,完全按照创造典型人物的艺术要求,从生活的大海里自取所需,自编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免得受到史实的限制。也许是我的艺术魄力太小,我没有这样做。我认为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都是战争艺术中的精品、杰作,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思想,在这两个艺术品上焕发着耀目的光华色泽。就是我军受了挫折的涟水战役,到后来,也起了成功之母的积极作用。我珍爱它们,我觉得文学有义务表现它们。我又认为:透过这些血火斗争的史迹,描写、雕塑人物,既可以有所依托,又能够同时得到两个效果:写了光彩的战斗历程,又写了人物。看来,我不是写战史,却又写了战史,写了战史,但又不是写战史。战史仿佛是作品的基地似的,作品的许多具体内容、情节、人物活动,是在这个基地上建树、生长起来的。
5 f- k+ }2 e, d& [
( H+ G- ^/ d' _$ c
  这样写法,历次战役的基本情势和过程,不能不是有根有据的真情实事,而故事里的种种细节,则可以由作者自由设计、虚构。因而写到我军的野战军领导、指挥人员如陈毅司令、粟裕副司令,敌人的高级将领如李仙洲、张灵甫等,便用了真姓名。敌我两方的大多数人员和人民群众,就由作者给他们起了名字。如我军方面的沈振新、丁元善、梁波、刘胜、陈坚、杨军、华静、阿菊、葛成富,敌人方面的何莽、张小甫,等等。在写作过程里,我感觉文学赋予我的创作上的自由权利,我是充分享受和使用了的。史实不但没有限制和束缚我,反而支持和方便了我,使我能够沿着一条轨道,比较顺利地走完了这一段写作路程。 ! i) _. H/ C8 g5 t* ]
9 B( ~9 i( W& @3 G; _6 U) q# U
  的确,我感到吃力、紧张。有时候,心跳得厉害,有时候,夜不成眠。睡到深夜,忽然梦中醒来,想起了一个什么情节,或者对已经写好的字句,觉得需要进行补充、修改,便从床上披衣而起,扭亮了灯,又临时写了一点,是有过好多次的。自然也跟大家一样,我更多的感觉是欢乐和幸福。特别是在这本书终于脱稿以后。毛病总是有的,我自己深深知道,以我自身的条件,写这样的作品是不相称的;以这样的宝贵历史题材,作为我写作的实验的对象,我感到简直是一种罪过。直到现在,书已出版了两年,我的心情,还常常觉得沉重、不安。但是,我也快乐,我觉得历史、生活、今天的时代、社会,给了我极其优厚的待遇,哺养了我,教育了我,使我能够享受到写成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的幸福。
* X6 e. z2 `3 h+ z0 b
$ y2 L: Q$ f" X
  我感激我们的党,领导了胜利的革命战争,又给了我通过文学形式再现战争生活的机会和条件,并且在我写作过程中,殷切地母亲般地关心我,经常地给我既原则又具体的种种指点。我感激打败了强敌的那些革命的人民、人民战士和勇敢的、高尚的、忠诚于党和共产主义事业的英雄,象沈振新、丁元善、梁波、刘胜、石东根、杨军、秦守本、张华峰、王茂生、安兆丰、张德来……华静、黎青、姚月琴、钱阿菊、葛老大娘、张老大娘、阿菊的干娘余老大娘,等等。他们为了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创造了辉煌胜利,建立了丰功伟绩。他们在生活里感动过我,以他们的卓越的行为、品德影响过我,而又被我当作了书里的主人公和写作对象。对于他们,我又十分惭愧,因为我在雕塑他们的形象的工作上,有时候,显得手不应心,有时候,连心也显得愚钝,因而使我的工作成效,远未能达到我所想象的和许多人所期望的那种地步。我写了敌人,其中着重的写了一个张灵甫。张灵甫这个匪徒,是反动头子蒋介石手下的一员健将,有丰富的反革命战争的经验、才智。他猖狂已极,反动透顶。他骄纵、冷酷、矜持、虚伪、狡诈,他率领他的七十四师直下淮南、淮北,两次进攻涟水城,在莱芜战役里,李仙洲当了俘虏和李仙洲的五万多人马被歼灭的悲惨教训,他竟傲然拒绝接受,胆敢深入沂蒙山区的我军腹地。在孟良崮被歼就戳,自然是他的部队和他本人应得的结果。为了传之后世和警顽惩恶,让大家记住这个反动人物的丑恶面貌,我在他的身上,特意地多费了一些笔墨。有人说,写敌人应当写得狠一点,以显得我们的英雄人物的本领更高。这个意见,是正确的。其实,我们的敌人本就是又狠又毒,并且比我们强大得多的,我们只须按照真实的面貌去再现他们,也就够了。譬如对张灵甫和吐丝口战斗里逃走了的那个何莽,能说我在描绘他们的形象上,作了多大的夸张?是我有意把他们写得狠了一点?多年的战争历史教育了我们:对于我们的敌人,应当蔑视却又必须重视。我想,在我们的作品里,一旦要他们出现,就要对他们着意地真实地描写,把他们当作活人,挖掘他们的内心世界,绝不能将他们轻轻放过。
3 Y: I7 l; C3 r, Q/ d

! B  l) n$ w3 R) c1 f' {  “爱情是永恒的主题”,有人这样说。我写了爱情,但我不是把爱情作为主题的。在客观生活里,爱情有份,战争的时候也不例外。生活里有爱情,就可以写爱情,当然是对的。生活里有爱情,忽略它,不写它,那也未为不可。写,不写,听作者自由抉择,这在我动笔以前,就理解到的。我在这两者中间徘徊过。大概是由于听到有些人说过写军队、写战争就不能写爱情,有些人说过紧张、艰苦的斗争里,哪有人谈爱情之类的话,想证明一下事实不是那样,把战争时期的生活比较全面地反映出来,表示写战争生活的同时,也不妨写点爱情生活,我便描画了沈振新与黎青、梁波与华静、杨军与钱阿菊他们之间的一些生活中的微波细浪。既然写了,也就只得写了。“经一事,长一智”,事后检视一下,在这个方面的破绽,也许比别的方面要明显一些。我觉得,我确是没有写得恰到好处。有多写了几笔之处,有写得不大合乎人物当时所处的情况之处,也有,可以这样写,而我那样写了。就全书全文来说,涉及爱情生活的分量,虽不算多,但还可以再少一些。为了回答好些同志的关注,便补救了一下,在前次和这次的版本里,对这一部分,都作了一些改动。
4 I. v/ H: _5 V; Z! o
/ A8 X$ U" Z2 n% E2 r, W4 C5 Q" W
  在作品的其他方面,也还有我所难以避免的和可以避免的败笔,不一一细说了。
. _  j5 x7 N# \$ ~9 s
( q5 O4 [6 W9 y/ v1 d+ R
  这本书出版前后,关心我的同志们,曾给我许多帮助,提供有关资料,提过很多宝贵的意见,对我这本书的写成和进行修改、加工、今后的创作活动上,都有莫大益处。
( ^& Z0 \) J% a5 j3 E

8 X1 o+ Y0 V$ Y  一九四九冬是难忘的奠定革命基业的一年。中国人民解放战的胜利结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不觉十年了。
9 {& f1 g* o- O) b) l" @- p: t) v
$ s9 P, w( l# M" S' H2 c, i& p
  十年来,风展红旗,激流滚滚,六亿五千万勤劳勇敢的人民迈步直前。哪个方面都在经过火热的斗争之后,获得了丰硕的成果,就象十年以前的莱芜、孟良崮、辽沈、平津、延安、淮海等等伟大的胜利的战斗那样。
+ u7 b; Y7 m  `7 Q0 X  l6 b, u5 R

  e- a( p9 `: Y  我们的心情舒畅,我们的生活多彩而幸福。
% o  s9 ~3 j/ c  @# q
; {  F7 L' G, F. o1 y, I
  看到美好的今天,了望更美好的明天,我不禁想起了在风里、雨里、炮火纷飞里苦战恶斗的昨天,更不禁想起了那些勇敢的、忠诚于党和共产主义事业的英雄战士。
8 o- v8 x2 \9 {# N4 n, c
. Y, t4 I" C5 g% F6 H
  记住昨天的战斗生活,对于我,是永远的;只要还在活着的时候,都是必要的。因为它已经给了我、今后还将给我以前进的力量。
4 J3 `  `( X' B# U" C# X

, X5 c* B8 S* I  为的表白一下心情,更为的纪念伟大的建国十年,说了上面一些话,并作为这次修订本的序言。
/ H; Y( r' F5 T# A1 p: A3 U/ D

3 B& u( {2 n) i1 q& x; P% }
% t( z2 i8 s" ]( x/ b 0 h" F1 Y% C( Y7 k/ S
                             吴 强
% ^" _+ }! S- J& K# c+ d" D' \: D

) ^* R  u, A% I2 q                         一九五九年五月于上海 . @) h/ s) b9 g

' J/ c# f7 g: e# z/ e3 ?  L7 }  E8 W: E, A) j, F

" G/ K$ u4 W8 s  X6 i# t/ O. f/ s1 s' y: ]8 \* n
发表于 2010-9-26 07: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棒的作品!
. w. d, N6 S' h8 |2 r5 _% t今年夏天,吴强先生的外孙女,作为美国耶鲁大学的实习生在我公司实习了两个月。通过两个月的接触,了解了更多中美文化的差异,以及她对未曾谋面的外公的认识与理解,为了表达家乡的问候,特别赠送了一瓶今世缘,她已带回了美国!
# D7 v, ~. I4 ~! |8 d" N与之约好,明年美国见,届时我会带上一本《红日》送给她,因为目前耶鲁大学图书馆里只有一本旧版《红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 08: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强,中国的文豪,涟水的骄傲!

点评

涟水的骄傲确实,文豪的赞誉是否过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1-9-26 10:17
涟水的骄傲确实,文豪的赞誉是否过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1-9-26 1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6 10: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1436205264 发表于 2011-9-1 08:53
- _2 p' ^! H; {) O  g5 g8 t) g吴强,中国的文豪,涟水的骄傲!

& B! A- V* W; M7 Y  K, @( J6 e4 f- C涟水的骄傲确实,文豪的赞誉是否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6 10: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1436205264 发表于 2011-9-1 08:53 $ f# T, \/ F/ ~0 @; K
吴强,中国的文豪,涟水的骄傲!

; U. k! t6 V6 Q. m7 \涟水的骄傲确实,文豪的赞誉是否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9 12: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先烈们敬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 涟水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4058301号-2 经营性ICP证:苏B2-20160320 )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涟水网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苏公网安备32082602000102号